最新资讯-美文摘抄-作文欧宝APP在哪下载-情感美文-原创美文网

曾瑶方白小说全文阅读灵魂殡葬师完结版阅读

admin

老雷头儿进了屋,兴许是看到了我的怪异,回到屋里,拿了个铜铃给我:“拿着,这是避鬼铃,你祖师爷传给我的,遇到鬼,鬼也近不了身,别大惊小怪的,打扰老子清梦,哎,刚才那女人可真是火辣!”

看着老雷头儿骂骂咧咧的回去睡觉,我抱紧避鬼铃,围着被子,看着窗户。

突然,一股冷风吹过,我将被子紧了紧,再一抬头,只见那女鬼进不得屋子,却贴着玻璃窗看着我,流着血泪。

我不去看玻璃,揣着避鬼铃假寐,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看到鬼魂,但我能确定一点,大概是和车祸有关系,我不仅可以从死尸的眼睛里看出死者死前的状态,还可以看到死者的鬼魂,这绝对是大大不幸。

“蹬蹬蹬!”我这屋的窗户开始作响,在寂静的南阴村显得格外惊悚。

我顿时气急,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,抱着避鬼铃,打开门对着那女鬼大喊了一句:“别再烦我了。”

出乎我意料的是,那女鬼看到我开门竟然向后缩着倒退,随后竟然流着血泪跪了下来。血泪留在地上,空洞冰冷的眼睛看着我,鬼手抚摸着肚子,满满的都是哀求!

我心中一震,却并不想理会,人鬼有别,刚想回屋子,却见那女鬼开始磕头,周身的怨气阴冷,侵得我身子发麻。

我看那女鬼捂着肚子跪拜哀求,霎时明白了她的意思,头七化鬼,只为尊严,死的尊严,人死后,身体上的安抚并不能得到真正的超脱,只有灵魂真正的殡葬,才能走得了无牵挂。

我有了这本事,也许就是上天注定的。

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正义感,或者说心底里油然而的归属感,我决定帮女鬼找到凶手。

自此,我有了一个新的职业,不是殡葬师,而是,灵魂殡葬师!

第二天一早,舅舅说停尸不过七,给家属打电话,家属却没来,也不能再拖了。我心中想着帮女鬼调查的事情,就找舅舅要了死者家属的电话,告诉舅舅先停着尸体,随后叫死者家属去了警局。

接待我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男警,年纪看着不大,估计是刚刚入职的新警察。

“你说你是殡葬馆的?”这警官姓周,听到我的职业似乎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嗯,是死者给我托梦,说是被谋杀的!”我一本正经的说着,虽然知道这是个荒唐至极的理由。

“什么?”果然周警官听完我的话,一脸的狐疑,我觉得他八成觉得我神经不正常。

周警官半晌白了我一眼,然后一脸的鄙夷:“年纪轻轻干点什么不好,非得干殡葬!少壮不努力,老来干殡葬啊!”

我气笑了,本姑娘好歹是正牌大学金融系毕业的好不好?什么少壮不努力,老来干殡葬?

“话不能这么说啊警察哥哥,也许你哪天与歹徒殊死搏斗,一不小心封了烈士,还得靠妹子给你收尸火化呢!”

“你!”周警官气的刚要反驳,审讯室的门突然开了。

“周警官,死者家属来了。”一个警卫推开门,那警卫身后跟着一个女子,大概四十多岁,身材还算没有变样子,黑色上衣,下面穿着黑裤子,一身葬礼装,脸上虽然没有笑意,但却没有该有的憔悴。

“进来吧!”周警官指着我旁边的空座,对着死者家属说道。

那妇女点了点头,在我旁边坐下,看了我一眼,显然不认识我是谁,当时老雷头儿接收那女尸的时候,我还在医院在昏迷之中。

“周警官,警局找我什么事啊!”妇女一脸不解。

“听说你女儿前几天死了?”周警官警打开录音器,开始询问。

“是啊,今天刚从我女儿的葬礼赶过来。”妇女说着低下头,不知情的人肯定会认为妇女是提及女儿伤心了。

周警官却疑惑突生的看向我,我耸了耸肩,我就说这家人有问题,你还不信?

“你女儿的葬礼?你身旁的这位是殡葬馆的,据她所说,你女儿的尸体还在殡葬馆,电话通知你前去观看火化,你也没去?”周警官问道。

妇女惊讶的看着我,显然没想到我是雷家殡葬馆的,脸上有了一丝慌乱:“警官,我。。。”

曾瑶方白小说全文阅读灵魂殡葬师完结版阅读

周警官趁热打铁:“而且,据这位女士说,你女儿是被谋杀的,是情杀,而你知道,却未来报案!”

妇女似乎没有想到警察局一下子知道这么多,害怕的哭了起来。

半晌,情绪才稳定了下来。缓缓道出实情。

“没错,是情杀,但是我没有证据。”

“其实,我与这个女儿并没有多深厚的感情,我和他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了婚,我一直也没有抚养她,直到去年我前夫去世,女儿才来看我,还谈了一个男朋友,不久就未婚先孕,可我是企业的高管,哪里丢得了这样的面子?”

我气笑了,企业高管丢不了面子?我抬头看向周警官,却发现他眼中没有憎恶。

“本来我是催他们结婚的,可是却不料那男人根本不想结婚,那天晚上我回家就发现她死了,身上还有伤口,慌乱之下,想起同事们聚餐时说到的南阴村殡葬馆,就开车去把她随便放在了村民说的本事扎实的雷家,再也没有去过!”

“那天,我们给你打电话让你把尸体领回去,你也不领?”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妇女,想起昨晚女鬼的跪拜,心里有些酸涩。

“我和她没感情,才回来一年,就给我各种丢脸,我早就和同事们说了,她是烧死的,没找到尸骨,拉回来尸体算什么?”

“行了,先回去吧!”周警官关了录音机,站起身来打开门,叫来警卫,让警卫将妇女带走,“我希望你随时开机,以便于我们和你联系!”

妇女点了点头,离开了。

“呸!”我看着妇女离开,狠狠的啐了一口吐沫,总觉得天底下有不是的儿女,没有不是的父母,今天本姑娘算是开眼了!

周警官也摇摇头:“你不用大惊小怪的,人情冷暖,见多了,也就懂了!”

我听了心里不舒服,案件总算是有了进展。有了女尸母亲的证词,接下来,警方开始展开调查,首要线索就是开始寻找女尸的男友。

周警官开始调查女尸的男友,我就回了南阴村。刚走到村西头,就听到有人念叨鬼狐什么的。我从小对于鬼狐就好奇的,于是故意走近了一点。

“鬼狐又出现了?”妇人压低了声音,似乎不想让别人听见。

另一名妇人我倒是认识,这是刘老三的老婆:“是啊,你不知道,那鬼狐就那么点,可是却厉害着呢!”

我趁机凑上去,叫了声三婶儿。

“阿瑶回来了?”那刘老三的婆娘带着客气的笑,却是不再提鬼狐的事情了。